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今晚三肖中特期期准准:王中王论坛三肖中特


王中王论坛三肖中特 > 周刊雜志 > 正文

張國寶:未能完全實現的廣州市工業布局調整的構想

廣州石化已經是紙上畫好的圖畫,停與不停,關與不關,進退兩難,在環保日益受到重視的今天,如果石化形勢發生變化,最終可能還得走關停搬遷之路。

1550468405395

文| 張國寶 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8期)

由于工作關系,我曾參與廣州很多工業項目的工作,例如廣州汽車工業公司、廣州石化、龍穴造船廠、珠江鋼廠、文沖船廠等。在珠江兩岸一邊是繁華的商業區,另一邊則是工業區。散布在珠江岸邊的工業區主要有廣州鋼鐵廠、廣州造船廠、廣州造紙廠等。

改革開放前,廣州市的工業并不發達,這些工業企業在廣州市可是赫赫有名的經濟支柱,但是放到全國,充其量不過是一些中小企業。例如,廣州鋼鐵廠是廣州市的一個骨干企業,但它的高爐也就是300立方米左右,放在別的地方屬于應淘汰的中小高爐。廣州造船廠也算是一個大企業了,但它在珠江岸邊,水深條件不夠,沒法建大型化的船塢,只有一個7萬噸的船臺造船。廣州造紙廠也曾經是我國輕工行業造紙的一個大企業了,但是在改革開放的形勢下,印度尼西亞金光集團在江蘇鎮江、海南洋浦都建了百萬噸級的造紙企業,其他一些地方的造紙廠也有幾十萬噸的規模,比較起來廣州造紙廠只能算是一個小規模的造紙企業了。而且廣州沒有生產紙的原料,沒有條件搞金光集團在洋浦那樣的百萬噸紙漿廠。

我向當時的廣州市市長張廣寧、常務副市長鄔毅敏等同志提出,趁著工業結構和布局的調整機會,不如把珠江岸邊的工業企業都實施搬遷,或者沒有條件的適時關閉。把珠江岸邊的工業區改造為綜合商業區、金融服務區,這樣土地的價值會升值,也符合廣州市這樣的大城市未來發展的方向。

廣州市領導對我的想法原則上是支持的。我在北京的廣州大廈約請時任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董事長陳小津同志和廣州市市長張廣寧同志一起協商廣州市造船工業的調整。

當時我們已經在船舶工業發展規劃中規劃了環渤海灣、長江口和珠江口3個造船基地?;凡澈M搴統そ諞丫邢嗟鋇墓婺?,而珠江口造船基地發展相對滯后。陳小津和張廣寧同志協商,在廣州市待發展的南沙新區一個叫龍穴的地方,建設一個擁有30萬噸級船塢的大型造船廠,然后將珠江邊的廣州造船廠實施搬遷。

這個意見大家一拍即合。因為廣州設立南沙區之后也需要有一些大型項目支撐。我還清楚地記得,陳小津同志是乘出租車來的,談完后自己打出租車回家。后來廣州龍穴造船廠在國家和省市合作下順利建成,成為華南地區最大的造船廠,可以生產30萬噸級的油輪。

但是,位于珠江邊的廣州造船廠至今沒有按原設想的那樣實行整體搬遷。原因可能是,因為廣州造船廠位于珠江邊,靠近市區,企業還是愿意離市區近一點,搬到龍穴有諸多不便。另外,現廣州造船廠占地的權屬或處置可能也沒有協調好。因為廣州造船廠屬于船舶工業總公司,今后土地如何使用,廣州造船廠肯定是希望由自己來安排,而市里可能會提出由廣州市來統一規劃安排。

這和當年江南造船廠搬遷到外高橋情況很相似。江南造船廠在黃浦江邊,由于土地使用沒有協調一致,一直拖到世博會,江南造船廠的老廠址成為世博園的一部分,留下了一些有紀念意義的建筑和一個大的車間廠房作為船舶博物館,才算最終解決了問題。

廣州鋼鐵廠的整體關停也歷經了波折。鋼鐵廠需要煤炭、鐵礦石、廢渣的堆放,既占地,和城市整體風貌也不協調。廣州鋼鐵廠關停大家取得了共識。但是廣東省和廣州市的一些領導都出身于廣州鋼鐵廠,他們對廣州鋼鐵廠是有感情的,最好是希望不要關停而遷址重建。所以試想過遷往南沙、珠海。

最終在張德江、汪洋兩任省委書記的決策和整體推動下,廣東省的鋼鐵企業,包括廣州鋼鐵廠、珠江鋼廠和韶關鋼鐵廠全部交給寶鋼集團重組,成立寶鋼廣東分公司。寶鋼在湛江建設新的鋼鐵基地,并且支付了關停費用,廣州鋼鐵廠徹底關停,改為鋼貿企業。廣州鋼鐵廠原所占土地進行了商業開發。如果廣州鋼鐵廠不關停而拖到現在,結果也會像珠江鋼廠一樣,不得不走破產重組的道路。這和杭州鋼鐵廠關閉了半山廠區道理是一樣的。

廣州造紙廠的調整重組,我原設想像廣州鋼鐵廠在珠江邊的廠區一樣關停,再異地建設一個百萬噸級規模的現代化造紙企業,不生產紙漿,只造紙,紙漿外購解決。但是廣州造紙廠自己找了合作對象,在南沙建了一個規模相對小的造紙廠。亞洲金融?;?,為挽救廣州市的窗口企業越秀集團,把廣州造紙廠劃給了越秀,而越秀的經營主業又不在實體經濟上,沒有對廣州造紙做進一步的規劃投入,做到我原來設想的建一個百萬噸級,在全國規模也算大的造紙企業,我認為是一個遺憾。現在,廣州造紙廠也關閉了珠江岸的廠區,土地進行了商業開發。

時間過去很多年了,珠江南岸的廣州工業區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遺憾的是,我還沒有看到最初設想的實現徹底關停搬遷,成為一個新的珠江南岸商業區。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各地爭上石化項目時,廣州市爭取建了一個11萬噸的小型乙烯廠。當時對廣州來講可是一個大項目,由市領導親自掛帥。由于不是經濟規模,這個項目建成后就虧損,后來廣州市賠錢讓中石化收購了它,擴建到22萬噸,但和現在乙烯規模越來越大型化相比,仍然缺少競爭力。

隨著廣州市區的擴大和環保要求的提高,廣州石化現在所在的地方已經影響了城市的整體規劃和布局,廣州市也多次想把廣州石化廠關停遷到南沙區去。當時找了一個合作對象,準備在南沙區建設和科威特合資的大型石油化工企業,包括100萬噸的大乙烯,時任廣州市市長張廣寧、常務副市長鄔毅敏多次向曾培炎副總理和我反映,我們也同意這個想法。如果在南沙區能建成一個大型石化項目,就可以把在市區的廣石化關閉,整體遷往南沙。但是在南沙區建設石化企業的設想,香港方面擔心環境問題,香港和廣州部分兩會代表在會上反映,廣州市礙于香港方面的意見,南沙科威特合資項目也就停了下來,現在幾經波折挪到了湛江。

廣州石化已經是紙上畫好的圖畫,停與不停,關與不關,進退兩難,在環保日益受到重視的今天,如果石化形勢發生變化,最終可能還得走關停搬遷之路。

責編:周琦


 

封面

2019年第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劉冰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